休息一会,为了日后喜悦相见!

路,因需而建,于愿而展,或断于江河峭壁,又通于桥隧天路,远及天际,然近于脚下。又如心路,始于憧憬,或停于彷徨,或止于心死,又功于信念,成于坚持,心路得以无限延伸。

坦途,众人皆趋之,但这是崎岖荒野被整修的结果。没有经过艰难的修建和艰辛的努力,就不会有现实开阔的坦途!条件不成熟的地方,虽然付出了心血,也许还要面对不尽人意的结果。

这里简单回顾一下尴尬的中国高球之路:

1984-1993 孩童学路

中国高尔夫的现代史从1984年建立,从中山温泉球场开业至1993年的头一个十年间,高尔夫球场设施发展规模缓慢,全国时存球场不足十家,打球人口主要由外资企业高管及港澳台日等境外人士构成,据当时不严谨的统计,本土高尔夫人口也只从零发展,不到10万人,是中国高尔夫名符其实的初级发展阶段。

1994-2003 少年英姿

这是英气十足的十年。高尔夫球场设施从个位数递增到156家,打球人口也从不足十万迅速增至近百万,期间包括观澜湖世界杯、Volvo中国公开赛、海峡杯等高尔夫赛事相继青睐神州大地,也产生以张连伟、程军等为代表的中国第一代高尔夫职业选手,并在系列赛事中初获名次,崭露头角。

2004-2013  豪情万丈

这是八仙过海、豪情万丈的十年。2004年,国务院一纸《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》并未能让豪情万丈的高尔夫项目投资人感受到它的严肃性与权威性,纷纷玩起了八仙过海的游戏。到2013年,高尔夫球场设施从2003年的156家跳跃式增加到521家,折合约639个18洞高尔夫球场,打球人口总数增加到110-120万人,核心人口也达到了42.4万人(朝向白皮书),期间欧巡、美巡认证的赛事相继踏足神州大地,汇丰冠军赛、BMW大师赛、LPGA巡回赛、佛山公开赛、深圳国际赛等成了这个时期的佼佼者,冯珊珊更成为第一个在中国本土夺得LPGA冠军的中国运动员。

2014-2018 悬崖坠落,碎步蹒跚

这边还是激情燃烧、豪情万丈的时光,那边已是真刀真枪的清理整治行动。威权所至,砍马无数。那些经历清理整治后被公布入围496家留存名单的球会,刚从整改、退出、撤销和取缔的惶恐中走出来,沉浸在高调的沾沾自喜的状态中,殊不知此刻规划“红线”的严肃性以及低调经营、自查纠改的重要性,更没意识到过去打“擦边球”赚来的“成果”不甩掉就会面临新的麻烦!结果,“回头看”再一次打破了他们内心中的侥幸美梦。随着一批批在册球会相继“中枪”,哀嚎遍野,高尔夫犹如悬崖边行走,一朝不慎失足坠落,结局自然是“损失惨重”!如此硬着陆,难免要缺胳膊少腿的,这无论对心理及生理都是一次沉重的打击。加上对前景的不可预知与彷徨,莫不是要重回孩童般的蹒跚学步?或者,从政策学起、从法律中再成长是必须要急补的一课吧。

2019- ? 休息一会,为了日后喜悦相见!

从孩童学路,到悬崖坠落,碎步蹒跚,中国高球走过的路可谓从平地走过崎岖,期间经历了攀高的兴奋。从产业发展的角度看,高尔夫似乎又被踢回了原点。在2011年国家相关部委联合发布的《关于开展全国高尔夫球场综合清理整治工作的通知》及2014年《关于落实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措施的通知》的威权下,球场设施短期内以断崖式锐减。至2017年1月,《国家部委联合公布高尔夫球场清理整治结果》发布,许多球场被取缔或退出,但幸好,获得国家层面认可的球会还有496家!当业内人士奔走相传,立志呵护这496颗新时期的种子时,“回头看”的风波又一次打碎了行业人的“种子”梦,甚至有人号称现存营业的球场只有300家上下,好不凄戚!此种情况下,谁还会满怀豪情地憧憬高尔夫的未来?!事实上,中国高尔夫经过30多年的发展,从邯郸学步到自我创新完善,已经成功打造出了自己的经营体系,也储备了自己可观的经营管理人才,但面对风云变幻的无度开发与无了期的清理整治的博弈,以及受此影响带来的市场环境,能感受到的只是前所未有的对前路的迷惘、十字路口的彷徨、不知所措的困惑!某种意义上说,现在是从原点出发,重新摸索投资、经营和发展(高尔夫)的新思路的初级阶段也不为过! 

2019,静下来,我们都来思考一下:

中国高尔夫,路在何方?

我的考卷,下次交给你。

累了,休息一下,为了日后喜悦相见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